www.53699.com
您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www.53699.com > 正文

蛋壳收购爱上租 长租公寓大洗牌

更新时间:2019-01-25点击次数:

  面对长租公寓市场的激烈竞争,麦家公寓的战略是取舍与政府配合,加入人才公寓的经营及管理——最近刚结束选房的杭州市区首批人才专项租赁住房汇澜公寓,就是由麦家公寓进行后期运营。现在麦家公寓在杭州已经运营汇澜公寓和新沙家园2个政府人才公寓名目,相关负责人告知钱报记者,之后还会踊跃参与杭州市其余人才公寓运营的名目。

  而在地产系长租公寓里,朗诗寓表现极为突出。之前,朗诗寓在杭州的房源量并不久,多少个集中式公寓门店都属于小体量。但在2018年第四季度,朗诗寓一举拿下杭州瓜山城中村,以租赁形式取得了城中村的经营权,分别与当地村民签订了长租约。朗诗寓负责人称,之后会对屋宇进行统一的室内装修改造,预计新增房源量超万套,房源量立马排到杭州地产系长租公寓的第一位。

  “什么?爱上租被收购了?我还有房子托管在他们那边呢!”刚获悉这个新闻的房东蒋先生有些惊疑。在1月17日爱上租被收购新闻出来之前,他并不得到什么风声。

  荆海燕认为,目前长租公寓市场仍然处于争取市场占据率的阶段,尚未有明显的盈利模式。但政策对长租公寓是支持的,所以大家先抢了蛋糕再说。等到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式浮现了,那时候范围就非常重要,当然,在这个赛马的过程中,断定有很多长租公寓品牌倒下,或者被收购。

  靠烧钱争夺房源扩展范畴

  争夺市场有新招:朗诗寓拿下城中村经营权,麦家公寓参加人才公寓运营

  之后,爱上租官网也宣布了《蛋壳公寓对‘保障爱上租业主跟租客权力’的声名》,其中写明,爱上租与业主签署的合同将会连续实行。未来将持续双品牌策略,爱上租会继续保持独破品牌和独立经营。

  2017年3月,蒋先生把本人的一套房子托管给了爱上租。“当时爱上租和我爱我家都来联系过,我相比了两家的托管租金价钱,还是爱上租稍微高一些。”蒋先生的房子位于滨江,是一套可做两房的户型。蒋先生和爱上租方面约定房租为季付,一年多来,爱上租始终按时将租金打到蒋先生的银行卡上。

  蛋壳收购爱上租,长租公寓大洗牌

  在杭州有一些新探索

  爱上租在2016年跟2017年辨别实现了A轮和B轮融资,融资额达4亿多元公民币,曾是当时全国长租公寓范围融资额度最高的企业,此后爱上租再无融资消息。2018年初,其对手自如获得A轮融资,高达40亿元。在混战期,长租公寓品牌通过烧钱争夺房源,扩大规模,一家激进的企业一旦缺少资本的再注入,容易陷入资金链危机。

  有业内人士称,2017年底至2018年,长租公寓市场一下子涌入过多企业,泥沙俱下。目前,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愈来愈剧烈,遵照优胜劣汰的“丛林法令”。2019年是较为关键的一年,通过洗牌,一些头部品牌可能怀才不遇。

  总部在杭州的爱上租被收购

  蒋先生说,自己这套房子的托管合约3月份将要到期,他表示之后决定屋子托管,除了要看房钱价格,也会考虑托管公司品牌问题。

  而麦家公寓在2018年底也实现对上海寓见公寓的收购,获取了5000多间优质房源。麦家公寓是浙江省本土成立较早的长租公寓品牌,存在上市公司背景。麦家公寓以发展成平台型公司为目标,目前在杭州有6家直营门店。

  1月17日,蛋壳公寓发布以2亿美金(包含现金和债务)全资策略收购爱上租,波及原爱上租的全部资产、100%股权并入蛋壳公寓。

  在杭州透明售房网的租赁板块上,长租公寓的空置房源无比多。

  自己的合约要到3月份才到期,这次爱上租被蛋壳公寓收购,会不会对自己的房子或者合约有影响呢?蒋先生想到之前杭州鼎家地产资金链断裂,造成房东和租客都受到牵连,他有些担心。因此蒋先生破马接洽了与其对接的爱上租管家。

  事实上,在2018年,由于楼市遇冷,租赁市场也受到不小的挫折。以杭州为例,2018年底,租金与年初比拟仅有4%的涨幅,而2017年年末与年初比较租金涨幅达25%,2018年租赁市场的冷淡可见一斑。

  据一位知情人士泄露,其切实爱上租被蛋壳公寓收购以前,就遇到了资金弛缓的问题,甚至爆出了提前跟房主解约或为止损的消息。曾经有另一家本土长租公寓品牌有意收购,但因故未成功。“长租公寓看似在风口上,切实很难赚钱。”该人士感叹,“至少这次2亿美元的收购价,卖的机遇不错。”

  长租公寓在最近两三年来被资本市场热捧,然而去年下半年持续暴发的“甲醛门”、“租金贷”、“鼎家”等事件,袒露出了长租公寓行业的良多问题,之后长租公寓市场进入了降温期。

  除了蛋壳公寓收购爱上租以外,湾流国际与星窝创享青年公寓(深圳本土长租公寓品牌)1月8日在上海召开消息发布会,宣告并购完成,湾流国际成为星窝最大股东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长租公寓市场无奈独善其身。杭州某有名长租公寓的有关负责人吐露:“那些去年上半年猖獗高价囤房的长租公寓企业,当初手头房源都成了烫手山芋。”

  据悉,朗诗寓会根据政府的计划须要(即作为拱墅区运河新城以及“智慧网谷”的配套定位)对瓜山城中村项目进行业态调解,打算后项目内将造成以居住为主,办公、商业为辅的综合性业态,形成综合性的租赁型社区。“瓜山项目不仅是朗诗寓也是行业内迄今为止最大的租赁型社区项目。”

  最近,长租公寓行业产生了一起大事件——来自北京的蛋壳公寓,宣布收购总部位于杭州、并在长三角地区颇有影响力的长租公寓品牌爱上租。

  爱上租由前我爱我家结合开创人、前盛世管家首创人童浩创立。2015年,盛世管家将二手房业务部卖给了链家,而其租赁业务部则剥离出来,与品牌公寓蜗居网络合并,正式改名为爱上租。爱上租以杭州为中心,辐射至上海、苏州、南京,领有分散式长租公寓房源量超过8万间,号称长三角地域最大的住房租赁机构。

  缺乏资金弹药就难认为继

  本报记者 李毅恒 吴佳怡 徐叔竞

  “租金都会畸形支付的。”爱上租的管家告诉蒋先生,诚然收购事件后,爱上租的人员可能会有些变动,然而爱上租的品牌会予以保留。

  当初,爱上租被蛋壳收购,不免让人联想到,长租公寓市场是否进入到洗牌阶段。

  为争夺市场占有率

  对于发生在市场降温期的这次并购,有人以为是行业头部企业的强强联合,有人认为是一轮大洗牌的开端,更多的中小品牌开始思考:投入高、回报周期长、利润薄的长租公寓市场,规模这条路还走得通吗。

  原来的租约仍然有效

  浙江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荆海燕表示,蛋壳公寓是较为典型的互联网思维企业,把市场占领率放在第一位,而非盈利。